新谣 / Singlish = 狮城的”魏晋之风”

新谣: “我们唱著的歌” @ Golden Village Cinema 4月上演。
image

讲述70 / 80年代 新加坡华校青年的梦。在特殊时代背景下, 从南大关闭, 华文势弱, 禁方言, 一群高中华校生, 以自创自写歌曲, 来唱出心中的苦闷和彷徨。新谣就如此由一批20岁的华校学生(梁文福, 巫启贤, 水草三重唱, …)孕育而生。

大家忽视了同时期的英校生, 也因失落灵魂深处里华族文化的根, 自发localized外来的英语而诞生了Singlish 🙂

这有点像魏晋南北朝时代 (公元 4 世纪) 的人, 失去中原, 南渡长江逃难, 400年里北归遥遥无期, 姑且把一生寄情清谈风流, 忘记大时代的苦闷。这就孕育了千古第一书法家 王羲之, 画圣顾恺之, 竹林七贤… 当时北方五胡乱华, 外族统治者 (匈奴, 鲜卑, 姜, 氐, 羯)渐渐融入汉文化, 胡人到了汉地得学说汉语, 说得不好, 于是有 “胡言乱语”的说法。中文也是从魏晋之后开始”文/言分离” (写的是标准汉文, 讲的是胡汉杂语 — 即今日的”北京腔” “普通话“来源) — 像极了新加坡华人受英语教育, 少数精英有”女皇腔”(Queen English) , 多数人只读英校小学或中学辍学, 学艺不精, 只能”胡言乱语”把英语参福建话, 马来话, 变成了 Singlish !!

千万别轻视Singlish! 当年(1000 AD)法国诺曼底 (Normandy)的 威廉大帝 (William The Conqueror ) 渡过英法海峡去接任英国王位, English 也是由英格鲁-撒克逊 (Angro – Saxon) 海盗的土话 参入优雅的宫廷法语而形成的“胡言乱语”。

百胜楼”书城”, 国初(颜黎明), 华初(梁文福), 立化(水草3重唱), 裕初(巫启贤), 华义(吴佳明), 英校生的华文歌手 (孙燕姿, 林俊杰)…

勾起无限回忆…
值得看! 记得带帋巾插眼泪 —

“座中泣下谁最多?华校老生T衫湿。”

http://www.insing.com/movies/the-songs-we-sang-2016/id-68eb0000/

An ode to xinyao: 6 reasons you should watch The Songs We Sang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