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言 趣谈

江苏大省的13市方言 :

大话方言》 易中天

方言学是研究不同地域人如何说话。

南腔北调
南方方言腔多,调也多。

◇ 普通话只有三十九个韵母 (final sounds 尾音 ),
闽南话却有七十五个,比普通话多一倍;粤语也有五十一个。
当然,它们的声母 (initial sounds) 要少一些,但发音却极难。
◇ 声调: 普通话四个,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;
吴语八个,平、上、去、入各分阴阳;
赣语六个,平声和去声分阴阳,上声和入声不分;
客家话也是六个,平声和入声分阴阳,上声和去声不分;
闽语七个,只有上声阴阳不分;
粤语声调最多,不但平、上、去、入各分阴阳,而且阴入还分上下(上阴入和下曱阴入),一共九个,有的地方还有十个。

难怪北方人一听到南方话,尤其是听到粤语闽语,就一个头有两个大——人家声调就有你两个多嘛!
  

这大约就是所谓南北之别了:北方求同,南方存异。

所以八大方言除北方方言外,吴、湘、赣、客家、粤、闽(闽南、闽北),七个在南方。
八大菜系,鲁、川、苏、粤、湘、浙、徽、闽,也是七个在南方。南方总是比北方丰富多彩。

◇ 北方 : 吃面条 / 歌 / 剧 (京剧)
◇ 南方: 吃米饭 / 曲 / 戏 (歌仔戏)

北方光是条状的,就有拉面、擀面、压面、揪面、切面、挂面、刀削面、拨鱼子等等,而拉面之中,又有拉条子、揪片子、炮仗子种种。南方人弄不清这么多名堂,统统称之为“面”。要细分,也就是粗面幼面、汤面炒面、云吞面炸酱面。

南方方言不少是咱们老祖宗的话,正宗的华夏“雅言”。
◇ 隋唐以前,今天声母是 d、t的,和一部分声母是zh、ch的,都混为一谈,全都读成d和t,也没有唇齿清擦音f。
◇ 中古以后,就分开了,也有了f。

只有闽方言,依然故我,d、t和zh、ch不分,也没f。
◇ 比如“饭”,闽南话声母读 b [\beng]
◇ “凤”,声母则读 h [\hong]。
◇ 又比如“猪”,福州话读 dü, 厦门话读 di,都是以d为声母。这就是古音了。因为上古时,“者”也是读du的。
所以那些以“者”为偏旁的,比如都、堵、赌、睹,现在仍读du;
另一些则和“猪”一样,改读成zhu,比如诸、褚、渚、槠、煮、著。

南方方言中的词汇往往也很典雅古朴。
◇ 比如面(脸)、目(眼)、食(吃)、饮(喝)、行(走)、曝(晒)、索(绳子)、翼(翅膀)。

有些词汇或说法,简直就跟“出土文物”似的:
◇ 比如 “锅”叫“鼎”,
“一瓶酒”叫“一樽酒”,
“一窝老鼠”叫“一窦老鼠”。
这些古色古香的语言主要出现在闽方言、粤方言和客家方言中。

1) 吴语 (上海话 代表):

◇… 先是从吴国的苏州、无锡和越国的绍兴、诸暨这两个中心往苏南、浙北扩张,后来又跑到浙西、浙南,最后干脆跑到福建,成为闽语的渊源之一。吴语一跑到福建,就安全了,不像在江南时那样老是被别人同化骚扰,所以吴语的原始特征,不保留在吴语里,反倒保留在闽语中。

◇ 上海话标志的“阿拉”,是地地道道的宁波话,而上海人原本是自称“伲”或“我伲”的。

2) 闽语也好玩
… 闽语也往南跑,不过是跳跃式的。比如闽南话,先是“流窜”到潮汕地区,然后沿着粤东海岸往前跳,跨海的跳到台湾,走陆地的一路跳过广东,一跳跳到海南岛去了。如今海南岛一大片地方,说的居然是闽南话,而这两个闽南语方言区之间,竟隔着一大片粤语区和一片客家方言区。

◇ “有”是“乌”,“无”是“馍”,到底是有还是没有?再说也不是所有的南方人都把“没有”叫“馍”,也有叫“猫”的。
◇ 他们也常常分不清 “l ” 和 “n” 这两个声母,an和ang这两个韵母。
蓝 \lan
南 \nan
狼 \lang

闽南话中,不少字都有三种读音,一种是秦汉音,一种是南朝音,一种是唐宋音。这三种读音,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形成的,却又都存在于闽南话当中。
(这就有点像日语,一个当用汉字,好几种读音?)

3) 满州语
好生、外道、敞开、咋呼、巴不得、不碍事、悄默声儿,都是满语。帅、牌儿亮,也是满语。爱新觉罗·瀛生先生《北京土语中的满语》一书中有考证。

4) 湘语 (湖南话)
… 湖南人实在不能算是北方人。
…近百年来,湖南这地面上领袖人物出了不少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胡耀邦、朱镕基。再往前,曾国藩也算得上是举足轻重。
… 湖南话除不好懂外,也不好听,远不像北京话那样神完气足字正腔圆。即便湖南的官话长沙话,比起北京话来,也土得掉渣。

5) 客家话
客家也跑了好几次。客家方言在两宋之际定型以后,又从赣南闽西出发往别处走,弄得南方一百多个县都有客家人,也都有客家方言岛。吴楚分界之处被赣语一刀插进,湘语则被挤到了一个小角落里。

6) 北京话
… 其实是个“联合国”语:
◇ 胡同(小巷)是蒙语,埋汰(\mái tai, 不干净)是满语,尕儿是陕西话,嘎子是上海话。
陕西人管钱叫尕儿,北京人也跟着这么说;
上海人说“戒指”,北京人听起来像是“嘎子”,结果戒指便变成了嘎子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