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年代歌曲《河里青蛙从哪里来》

这首中学合唱团的印度尼西亚歌曲 《Ayo Mama》中文:《河里青蛙从哪里来

河里青蛙从哪里来
是从那水田向河里游来
甜蜜爱情从哪里来
是从那眼睛里到心怀

哎哟妈妈,你可不要对我生气
哎哟妈妈,你可不要对我生气
哎哟妈妈,你可不要对我生气
年轻人就是这样相爱

河里青蛙从哪里来
是从那水田向河里游来
甜蜜爱情从哪里来
是从那眼睛里到心怀

哎哟妈妈,你可不要对我生气
哎哟妈妈,你可不要对我生气
哎哟妈妈,你可不要对我生气
年轻人就是这样相爱

Indonesian Original Version: 《Ayo Mama》

English Explaination:

Advertisements

从中美贸易战的主角 “Soy Bean” (菽)谈起

Soy 是中国古字 菽 (音: shù 叔), 本来是中国盛产, Arab 带到欧洲, 法文是Soy, 英国人变Soya。

新大陆的气候适合种大豆(Soy), 美国人大量生产, 60%外卖给中国。就是这个带有中国血统的”菽” (Soy), 能够帮中/美贸易战”化干戈为玉帛”吗?

同样的”茶”, 是法国耶稣教会 (Jesuit Priests *) 在福建学喝茶, 福建 叫茶 “Tay” (法文同音: Thé ), 到了英国变音 “Tea”。

英国学外语能力差 (#), 殖民新/马时把我们的汉字姓名翻成不像样: 王 Ong, 吴 Goh (Ngoh), 高 Kor, 许 Koh, 黄 Ng (Wong), 邓 Then (Teng), 邱/丘 Khoo, 符 Foo (“大笨蛋”也)….
我1988 年就洗掉这”侮辱”拼音 – 头可掉, 姓不可改也 – 把孩子还原 成 (Wu = 吴), 加入中国 (也是世界)前10大姓”吴”家族 !

———

(*) 耶稣教士(Jesuit)是天主教中最有学问的一个支派。他们在欧洲遭其他派系排挤, 16世纪 (明末万历年间)就先来到中国。比起19世纪后来的英国清教徒 (Protestants)卖鸦片和火炮强打开中国, 耶稣教士为中国和欧洲 (尤其法国和德国)干了许多中西文化交流的好事:

  1. 意大利 利马窦(Ricci Mateo) 和明朝 徐光启 合作翻译 Euclidean Geometry (9 /13 册), 命名 “几何”。
  2. 把科举制度介绍给 拿破伦(Napoleon), 成为精英工科大学(Grandes Écoles) 入学考试”Concours”, 取 中国科举 同音(kogu = 闽音)也同义(考生入省都/京城当面会试)的制度沿传至今。
  3. 康熙的宫廷天文家是这些传教士。他的数学老师是法国的”国王数学家” 白晋 (Brevet), 后者从中国写信告诉德国 Leibniz 《易经》的”阴/阳”就是Leibniz 刚发明的”Binary 0/1″ 。
  4. 为了在中国沿海传教, 他们发明一套罗马拼音文字, 把明/清中国方言记录下来, 成为从闽/粤/客方言中 研究失传的上古 (秦汉)/中古(唐宋) 汉语的科学工具。
  5. 数学/科学渊博的Jesuits 在法国, 中国, 新/马以建校教育为传教的使命。公教, St . Joseph, St. Nicholas CHIJ, 是出名的学校。法国的十大 工科 数学/科学Préparatoires (Post Baccalaureate + 2 年) 中有4间是他们建的 (Lycée Privé Sainte-Geneviève, etc)。中国出名大学的南开, 复旦(圣约翰前身) 也是天主教办的。

(#): 1000 AD 从 法国北省 Normandie 跑过来当英王 的 William The Great, 教英国穷人几个法国名贵菜肴名词: Beef 牛肉 (boeuf), Pork 猪肉 (porc), Mutton 羊肉 (mouton)。(法语)在英语里全都变了怪音。

闽南话的17个声母(Consonants)78个韵母(Vowels)7个声调(Tones)

声母(17):

b p m d t n l z c s g k h 口 bb gg ng

(没有 普通话的 f zh ch sh r j q x)

Note: 口 = 无声 (韩语 口 = m)

[闽 =闽南, = 普通话]

闽 b = 普 (b/p/f)

闽 p = 普 (p/f)

闽 bb = 普 (m/口)

闽 d = 普 (d/t/zh/ch)

闽 l = 普 (l/n/r/口)

韵母 78个: eg.

单元音 (6): a i u e o oo

入声: (-p -t -k [古汉语]) -h

Note: 韩语 Batchim 终声 = (-p -t -k)

国 : gok7 北 : bak7

血 : huih7 伯: beh7 石 : zioh8

声调 Tones: 7 个 (潮州 +1= 8个)

平(阴/阳) 上(阴/阳) 去(阴/阳) 入 (阴/阳)

平=平(阴/阳)

仄= 不平= 上(阴/阳) 去(阴/阳)+入(阴/阳)

普通话没有入声, 所以”平仄”不对, 读古诗歌不如闽南语的押韵。

厦门 漳州 泉州 各有不同的7个: 厦/漳 (没有 阳 上声), 泉州 (阴去声 = 阳去声)。潮州 (阴去声 + 阳去声)。

Note: 近世 进士 尽是 近视 = (普通话) \jin shi, 闽南音却读不同。

闽南话 吟 李白: 《下江陵》

Note : 河洛 (河南.洛水.固始)语 = 闽南语 = 台语 = 福建话

大家 da6 ge1 (= 家婆 mother in-law)

《晋书.列女传.孟昶妻周氏》: “今父母在堂, 欲建非常之谋, 岂妇人所建! 事之不成, 当于奚官中奉养大家, 义无归志也。”

音节 (Syllables):

普通话 = 22 声母 x 39 韵母 x 4声调 = 3432 音节 (有意义的 ~ 1300)

闽南话 = 17 声母 x 78 韵母 x 7声调 = 9282 音节 (有意义的 ~ 2249)

Reference:

闪文:《一碗牛肉面》

一碗牛肉面

记忆中,那时一个春寒料峭的黄昏,店里来了一对特别的客人——父子俩,说他们特别,是因为那父亲是盲人,一张密布着重重皱纹的黝黑的脸上,一双灰白无神的眼睛茫然地直视着前方。他身边的男孩小心的搀扶着他。那男孩看上去才二十来岁。衣着朴素寒酸,身上却带着沉静的书卷气,是个正求学的学生。男孩把老人搀到一张离我收银台很近的桌子旁坐下。

“爸,您先坐着,我去开票,”男孩放下手中的东西,来到我面前。
“两碗牛肉面。”他大声地说。我正要开票。他忽然又朝我摇摇手,我诧异地看他,他歉意地笑了笑,然后用手指指我身后的价目表,告诉我,只一碗牛肉面,一碗是葱油面。我先是怔了怔,接着恍然大悟。他叫两碗牛肉面是给他父亲听的,实际上是囊中羞涩(*),又不愿父亲知道。我会意地冲他笑了,开了票。他脸上露出了感激之情。

厨房很快就端来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,男孩把那碗牛肉面移到父亲面前。细心地招呼:“爸,面来了小心烫着。”自己则端过那碗清汤面。

老人却不着急着吃,只是摸摸索索地用筷子在碗里探来探去。好不容易夹住了一块牛肉就忙不迭地把肉往儿子碗里夹。

“吃,你多吃点。”老人慈祥地说,一双眼睛无神,脸上的皱纹却布满温和的笑意。

让我感到奇怪的是,那个做儿子的男孩并不阻止父亲的行为,而是默不作声接受了父亲夹来的肉片,然后在悄无声息地悄悄把肉片夹回父亲碗中。周而复始,那父亲碗中的肉片似乎永远也夹不完。

“这个饭店真厚道。面条里有这么多肉。”老人感叹着。一旁的我不由一阵汗颜,那只是几片屈指可数又薄如蝉翼的肉片啊。

做儿子的这时候趁机接话:“爸,您快吃吧,我的碗里都装不下了。”

“好,好,你也快吃。”老人终于夹起一片肉片,放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,儿子微微一笑,这才大口吞咽碗里的面。

姨妈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到了我的身边,静静凝望着这对父子,这时厨房里小张端来一盘干切牛肉,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姨妈,姨妈努嘴示意,让小张把盘子放在那对父子的桌子上。

男孩抬头环视了一下,见自己这张并无其他顾客,忙轻声提醒:“你放错了吧,我们没要牛肉。”

姨妈微笑着走了过去:“没错,今天是我们开业年庆,牛肉是我们赠送的。”

一听这话,我左顾右盼了一下,怕引起其他顾客的不满,更怕男孩疑心。好在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,男孩也只是笑笑,不在提问。他又夹了几片牛肉放入父亲碗中,然后把剩下的装入了一个塑料袋中。
我们就静静地看他们吃完,然后再目送他们出门。

这对父子走后,小张去收碗时,忽然轻声地叫了起来。原来那男孩的碗下,还压着几张纸币,一共是六块钱,正好是我们价目表上一盘干切牛肉的价钱。一时间,我和姨妈都说不出话来,只有无声的叹息静静地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间。

Note:

(*) 囊中羞涩 : not enough money in the walle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