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中美贸易战的主角 “Soy Bean” (菽)谈起

Soy 是中国古字 菽 (音: shù 叔), 本来是中国盛产, Arab 带到欧洲, 法文是Soy, 英国人变Soya。

新大陆的气候适合种大豆(Soy), 美国人大量生产, 60%外卖给中国。就是这个带有中国血统的”菽” (Soy), 能够帮中/美贸易战”化干戈为玉帛”吗?

同样的”茶”, 是法国耶稣教会 (Jesuit Priests *) 在福建学喝茶, 福建 叫茶 “Tay” (法文同音: Thé ), 到了英国变音 “Tea”。

英国学外语能力差 (#), 殖民新/马时把我们的汉字姓名翻成不像样: 王 Ong, 吴 Goh (Ngoh), 高 Kor, 许 Koh, 黄 Ng (Wong), 邓 Then (Teng), 邱/丘 Khoo, 符 Foo (“大笨蛋”也)….
我1988 年就洗掉这”侮辱”拼音 – 头可掉, 姓不可改也 – 把孩子还原 成 (Wu = 吴), 加入中国 (也是世界)前10大姓”吴”家族 !

———

(*) 耶稣教士(Jesuit)是天主教中最有学问的一个支派。他们在欧洲遭其他派系排挤, 16世纪 (明末万历年间)就先来到中国。比起19世纪后来的英国清教徒 (Protestants)卖鸦片和火炮强打开中国, 耶稣教士为中国和欧洲 (尤其法国和德国)干了许多中西文化交流的好事:

  1. 意大利 利马窦(Ricci Mateo) 和明朝 徐光启 合作翻译 Euclidean Geometry (9 /13 册), 命名 “几何”。
  2. 把科举制度介绍给 拿破伦(Napoleon), 成为精英工科大学(Grandes Écoles) 入学考试”Concours”, 取 中国科举 同音(kogu = 闽音)也同义(考生入省都/京城当面会试)的制度沿传至今。
  3. 康熙的宫廷天文家是这些传教士。他的数学老师是法国的”国王数学家” 白晋 (Brevet), 后者从中国写信告诉德国 Leibniz 《易经》的”阴/阳”就是Leibniz 刚发明的”Binary 0/1″ 。
  4. 为了在中国沿海传教, 他们发明一套罗马拼音文字, 把明/清中国方言记录下来, 成为从闽/粤/客方言中 研究失传的上古 (秦汉)/中古(唐宋) 汉语的科学工具。
  5. 数学/科学渊博的Jesuits 在法国, 中国, 新/马以建校教育为传教的使命。公教, St . Joseph, St. Nicholas CHIJ, 是出名的学校。法国的十大 工科 数学/科学Préparatoires (Post Baccalaureate + 2 年) 中有4间是他们建的 (Lycée Privé Sainte-Geneviève, etc)。中国出名大学的南开, 复旦(圣约翰前身) 也是天主教办的。

(#): 1000 AD 从 法国北省 Normandie 跑过来当英王 的 William The Great, 教英国穷人几个法国名贵菜肴名词: Beef 牛肉 (boeuf), Pork 猪肉 (porc), Mutton 羊肉 (mouton)。(法语)在英语里全都变了怪音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