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薯

【明朝万历年间,一个老秀才将番薯偷运到中国,从此改变历史】复制这条信息€80zHd€ty4ZUz€后打开👉今日头条极速版👈

Custard Apple (SweetSop) 蕃荔枝 (林檎)

Ever ask yourself why “Custard Apple” aka SweetSop (a cross of SourSop) is called “Lim-Khim” in Hokkien / Teochew / Hakka (Catonese) ? How to write in Chinese ?

The Mandarin confuses “Custard Apple” as 蕃荔枝 (Foreign Lychee), same as “SourSop” (which we call in Singapore / Mysia as 红毛榴莲)。

日文苹果 = 林檎 (りんご \Ringo )

其实中国古代没有“苹果”一词,也叫林檎或柰 (\nài)等。

比如李时珍说:林檎的果实小而圆。

中国的林檎传入日本,“林”念リン(\Rin),“檎”的汉音(即中国北方读音)为キン(\kin),吴音为ゴン(\gon),后变为ゴ(\go),所以日语“林檎”便念成リンゴ (\Ringo)了。

Japanese calls Apple as Ringo (林檎), learnt it during Tang dynasty (7CE).
Hokkien/Teochew/Hakkah keeps “林檎” for “Apple” since 4CE 魏晋 Exodus from Northern China (五胡乱华) to the South.

Note:

Another fruit “Mango” 芒果 in Hokkien is (闽南音同: 蒜 suāinn), in Ming dynasty 14CE a Fujian high-rank Mandarin gave this exotic fruit from Philippines to the Emperor as a gift.

宋词: 《潮州鱼丸面》

《潮州鱼丸面》(宋词)
一碗䊆(\Q)弹幼面,
搅拌一匙辣椒酱汁。
三四粒黄尾鱼丸,
青葱熱汤处荡漾。
撒点猪油渣,
香喷喷大块朵颐(\yí)。
昔往矣,
三毛钱一碗。
问何处,
再寻童年美味?

—- 后续 —-

诗歌, 文学, 音乐 是右脑主管的, 右脑 和 左脑(逻辑, 理性)不同的”特点”就是 “满则溢” – 小时背的东西, 平时多阅读名家作品, 储藏在virtual memory 里。 当集满了, 在外部刺激下 (美景, 美食, 美物, 心情感触)就自动流出, 一气呵成, 90% “成品”不需再更改。这叫灵感 (Inspiration), 其实是 “Overflow of accumulated information”.

菜肴的穿越

回到从前

某人穿越到先秦。
“里边请,请问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
“打尖!来碗西红柿鸡蛋面。”
“抱歉,客官,面条要到宋朝才能成形呢。西红柿现在南美洲才有,明朝末年才传入中土。小店目前只有鸡蛋,要不您点一个?”
“什么!连碗面都没有,馒头包子总有吧?上一屉!”
“这位爷,也没有。馒头包子得等到诸葛丞相讨伐孟获的时候才有,抱歉了您呢。”
“你们不会只供应白米饭吧?”
“瞧你说的。咱是在关中,水稻原产亚热带,得翻过秦岭才能种,咱也没有。”
“要死了!那就来个大侠套餐吧,半斤女儿红,二斤熟牛肉……你捂我嘴干嘛?”
“客官,小点声!官府严禁私宰耕牛,被人告了可是充军流放的大罪,万万不敢啊!再说女儿红是吴越才有,咱是在关中!”
“得得得,酒我也不喝了,茶水总有吧?”
?那玩意儿到汉朝才有,哪怕到唐朝也是士大夫喝的,咱也不可能有。”
“那就不吃饭了,来根煮玉米吧!看电视剧大秦帝国里不是有玉米地吗?”
“那是导演瞎拍。玉米现在还在墨西哥呢,要等明朝末年才传入中国。”
“那上点水果吧。大热天的,来半个西瓜。”
“呃,西瓜是非洲特产,要到北宋末年,才从契丹传到汉地……”
“没有西瓜,苹果总有吧?”
“真抱歉,西洋苹果十九世纪才从欧洲传入中国。客官,您别点水果了,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您,像什么葡萄啦,芒果啦,石榴啦,草莓啦,菠萝啦……您现在都吃不到。”
“你的店里到底有什么?”
“粟米的窝窝饼,您蘸肉酱吃,我还可以给您上一份烫白菜。”
“敢情你开的是麻辣烫啊?”
“瞧您说的,辣椒到明代才引进呢,我想开麻辣烫也开不成啊!”
“没有辣椒,用大蒜代替也行。”
“真不好意思,大蒜的种子是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后带回来的。小店只有花椒,只麻不辣。”
“那你就不能炒个青菜?非要开水烫白菜?”
“您有所不知,铁锅到宋朝后期才能生产,所以没法炒菜。况且炒菜要用菜油,菜油得等到明朝后期普遍种植油菜花以后才有。”
“好吧,其实你们可以用花生油……”
花生现在还在美洲,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才开始传播。直到乾隆末年,花生都还十分罕见。”
“那就来份烫白菜吧,多加点香菜。”
“嘿嘿,香菜原产地中海,张骞出使西域后……”
“我真恨不能一黄瓜拍死你!”
“黄瓜?黄瓜原产印度,也是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的。”
“没有黄瓜,我就用茄子捅死你!”
“嘻嘻,茄子来自东南亚,晋朝时传入中国的。隋炀帝就特别爱吃……
“……”
“客官您还要什么?”
“……”
“喂,客官……客官您别走啊!

——————后续 1 ———

宋朝11世纪 发明铁锅, 炒菜只需几分钟, 用最少的木柴燃火。蒙古人13世纪学到炒锅功夫, 每个兵士(多数辽契丹, 金统治的北方汉人, 和 蒙古将领) 征战欧亚大陆, 靠2匹蒙古马和背一轻铁锅, 随地炒菜吃饭, 行军速度快。

每个兵士带2匹蒙古马, 轮替交换不休息地跑, 三个月就从中国到欧洲。(现在中欧高铁要走17天。)

成吉思汗的先锋大将 叫郭宝玉 , 辽国的汉人, 祖先是唐朝的名将 郭子仪 (平定 安史之乱)。金庸小说《射鵰英雄传》里的”郭靖”的影子, 成吉思汗的”金刀”女婿。

Till today, Putin still calls China as “Khetan” (契丹) in Russian.

Kethan = Cathay (English )

——————后续 2 ———

地瓜叶 要等到清末, 由福建商人走私 “禁出口”, 偷从荷兰统治的菲律宾带到中国救荒, 救活了许多旱灾的饿民, 因为地瓜叶容易生长在贫瘠泥土。

孔子吃姜长寿

孔子的时代 “人生70古来稀”, 在饱尝战祸、颠沛流离,人平均寿命很低的时代,孔子能活到73岁,与重视食用生姜不无关系。

《论语.乡党篇》:
不撤\che姜食,不多食。”
每餐必须有姜,但也不多吃。(吃太多反而不好)
image

孔子知道姜抗衰老:

因为姜味辛,可祛湿解毒,食前吃一点有益于健康和饮食。古人是非常鼓励吃姜的。古人有说,冬吃萝卜夏吃姜。还有上床萝卜,下床姜。因为萝卜顺气,能帮助消化和有助睡眠。至于姜,起床后吃,有助于提升氧气和精力,所以早上吃些姜和热的食物。不多食,七分饱。吃多了,就会增加脾胃的负担。胃的负担重了,心就会有气没力。是所谓的子盗母气。所以,千万不要暴饮暴食。

制法: 醋泡姜 (每早: 2-4 薄片, 不可吃太多):

注意:
1 姜发霉会致癌, 丢掉不要吃。
2 储存在室温, 不可冷藏。
3 吃姜不要削皮。
4 夏天吃嫰姜。
5 早上吃姜。
image

http://health.sina.cn/disease/2016-03-08/detail-ifxqaffy3711178.d.html?from=wap

http://wenda.tianya.cn/m/question/20e6eea92d39b3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