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骨文的历史

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group/6756483291248853508/?app=news_article_lite&timestamp=1573408790&req_id=20191111015950010012065144059022CE&group_id=6756483291248853508

三书法 (不同于 六书法):

象形 :eg. 木, 日, 月

象意 :eg. 林(木木) ,明(日月)

形声 :eg. 张 (形/声 :弓 / 长)

日语现在仍然离不开汉字,韩语却似乎已不使用汉字,这是为什么?

【日语现在仍然离不开汉字,韩语却似乎已不使用汉字,这是为什么?】
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group/6708997120457703940/?app=news_article_lite&timestamp=1563084957&req_id=20190714141556010155038076904508D&group_id=6708997120457703940&tt_from=android_share&utm_medium=toutiao_android&utm_campaign=client_share

(想看更多合你口味的内容,马上下载 今日头条)
http://app.toutiao.com/news_article/?utm_source=link

闽粤方言中的古汉语:焉,尔 ,斜,矣

中文也有 文法 (grammar) 。闽南语是我的母语,所以不用学就会 纯(古) 汉语文法。

eg. 孔子时代的雅言官话 ‘焉’ (\dim) / 尔(耳) / 矣/…还存在粤/闽方言里。

普通话有满语参杂,文法有些不纯。

闽南语 = Hokkien /台语 / 河洛语 / Teochew

粤语 = Cantonese

注意 广东人讲广东话时,句子后的加强感叹词是dim / Tim, 就是“”,后来假借字用“点”。
广东话:点解(Why) = 焉解。
古文谚语:“知错能改 ,善莫大焉。”

广东话“焉”有时也唸 jin /jim。
东汉《说文解字》: 焉=正+鸟.
正是发音,鸟是部首。
广东话 正 ~ jim

同样的例子有:
斜 = 普通话\xie,
古汉语(闽南)=\qia, \xia

《渔歌子》作者:张志和 [唐朝]

西塞山前白鹭飞,
桃花流水鳜鱼肥。
青箬笠,绿蓑衣,
斜\xia风细雨不须归。

"尔"/"耳" : 而已
(闽南) \nia / (潮州)\ni
例子:
1. (闽南)dam-po ‘nia‘ (单薄 ‘‘ ) = 一点点’而已’
2. (潮州)zo ‘ni’ ? (做 ‘尔‘ ?)=干什么 / why[多数人误写 "做呢"没有潮州悠古文化的根据]

所以 : 你 = \ni = 亻+ 尔 (\ni)

1000个汉字的甲骨文对照表

https://m.sohu.com/a/195576610_651875/?pvid=000115_3w_a

这3个汉字(戊 戍 戎) 易搞错,要从甲骨文才看出:

eg. (天干 5th) (地支 11th 肖犬) (Wùxū)变法 – 光绪皇帝”百日维新” 失败。

eg. (Róng) 马一生 杀战场

Note:《说文解字》东汉.许慎 (100AD) 不知有 甲骨文 (1900 AD 才被发现), 根据秦朝的小篆,错误以为: 戍 =戊

从中美贸易战的主角 “Soy Bean” (菽)谈起

Soy 是中国古字 菽 (音: shù 叔), 本来是中国盛产, Arab 带到欧洲, 法文是Soy, 英国人变Soya。

新大陆的气候适合种大豆(Soy), 美国人大量生产, 60%外卖给中国。就是这个带有中国血统的”菽” (Soy), 能够帮中/美贸易战”化干戈为玉帛”吗?

同样的”茶”, 是法国耶稣教会 (Jesuit Priests *) 在福建学喝茶, 福建 叫茶 “Tay” (法文同音: Thé ), 到了英国变音 “Tea”。

英国学外语能力差 (#), 殖民新/马时把我们的汉字姓名翻成不像样: 王 Ong, 吴 Goh (Ngoh), 高 Kor, 许 Koh, 黄 Ng (Wong), 邓 Then (Teng), 邱/丘 Khoo, 符 Foo (“大笨蛋”也)….
我1988 年就洗掉这”侮辱”拼音 – 头可掉, 姓不可改也 – 把孩子还原 成 (Wu = 吴), 加入中国 (也是世界)前10大姓”吴”家族 !

———

(*) 耶稣教士(Jesuit)是天主教中最有学问的一个支派。他们在欧洲遭其他派系排挤, 16世纪 (明末万历年间)就先来到中国。比起19世纪后来的英国清教徒 (Protestants)卖鸦片和火炮强打开中国, 耶稣教士为中国和欧洲 (尤其法国和德国)干了许多中西文化交流的好事:

  1. 意大利 利马窦(Ricci Mateo) 和明朝 徐光启 合作翻译 Euclidean Geometry (9 /13 册), 命名 “几何”。
  2. 把科举制度介绍给 拿破伦(Napoleon), 成为精英工科大学(Grandes Écoles) 入学考试”Concours”, 取 中国科举 同音(kogu = 闽音)也同义(考生入省都/京城当面会试)的制度沿传至今。
  3. 康熙的宫廷天文家是这些传教士。他的数学老师是法国的”国王数学家” 白晋 (Brevet), 后者从中国写信告诉德国 Leibniz 《易经》的”阴/阳”就是Leibniz 刚发明的”Binary 0/1″ 。
  4. 为了在中国沿海传教, 他们发明一套罗马拼音文字, 把明/清中国方言记录下来, 成为从闽/粤/客方言中 研究失传的上古 (秦汉)/中古(唐宋) 汉语的科学工具。
  5. 数学/科学渊博的Jesuits 在法国, 中国, 新/马以建校教育为传教的使命。公教, St . Joseph, St. Nicholas CHIJ, 是出名的学校。法国的十大 工科 数学/科学Préparatoires (Post Baccalaureate + 2 年) 中有4间是他们建的 (Lycée Privé Sainte-Geneviève, etc)。中国出名大学的南开, 复旦(圣约翰前身) 也是天主教办的。

(#): 1000 AD 从 法国北省 Normandie 跑过来当英王 的 William The Great, 教英国穷人几个法国名贵菜肴名词: Beef 牛肉 (boeuf), Pork 猪肉 (porc), Mutton 羊肉 (mouton)。(法语)在英语里全都变了怪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