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汉语的闽南/潮州语烹饪字汇

潮语和闽南语同源, 这6个字 我们常听hawker center 老中年人用的方言, 原来如此有学问, 是活生生的中国”拉丁文” – 秦汉的上古汉语 (1250 BC – 220 AD):

方言 (普通话) 对应:
熯 (温热) 煆 (煮滚水) 煏 (烘)
焯 (灼) 煠 (汆/ 川烫) 熻 (焖)

Advertisements

方言 趣谈

江苏大省的13市方言 :

大话方言》 易中天

方言学是研究不同地域人如何说话。

南腔北调
南方方言腔多,调也多。

◇ 普通话只有三十九个韵母 (final sounds 尾音 ),
闽南话却有七十五个,比普通话多一倍;粤语也有五十一个。
当然,它们的声母 (initial sounds) 要少一些,但发音却极难。
◇ 声调: 普通话四个,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;
吴语八个,平、上、去、入各分阴阳;
赣语六个,平声和去声分阴阳,上声和入声不分;
客家话也是六个,平声和入声分阴阳,上声和去声不分;
闽语七个,只有上声阴阳不分;
粤语声调最多,不但平、上、去、入各分阴阳,而且阴入还分上下(上阴入和下曱阴入),一共九个,有的地方还有十个。

难怪北方人一听到南方话,尤其是听到粤语闽语,就一个头有两个大——人家声调就有你两个多嘛!
  

这大约就是所谓南北之别了:北方求同,南方存异。

所以八大方言除北方方言外,吴、湘、赣、客家、粤、闽(闽南、闽北),七个在南方。
八大菜系,鲁、川、苏、粤、湘、浙、徽、闽,也是七个在南方。南方总是比北方丰富多彩。

◇ 北方 : 吃面条 / 歌 / 剧 (京剧)
◇ 南方: 吃米饭 / 曲 / 戏 (歌仔戏)

北方光是条状的,就有拉面、擀面、压面、揪面、切面、挂面、刀削面、拨鱼子等等,而拉面之中,又有拉条子、揪片子、炮仗子种种。南方人弄不清这么多名堂,统统称之为“面”。要细分,也就是粗面幼面、汤面炒面、云吞面炸酱面。

南方方言不少是咱们老祖宗的话,正宗的华夏“雅言”。
◇ 隋唐以前,今天声母是 d、t的,和一部分声母是zh、ch的,都混为一谈,全都读成d和t,也没有唇齿清擦音f。
◇ 中古以后,就分开了,也有了f。

只有闽方言,依然故我,d、t和zh、ch不分,也没f。
◇ 比如“饭”,闽南话声母读 b [\beng]
◇ “凤”,声母则读 h [\hong]。
◇ 又比如“猪”,福州话读 dü, 厦门话读 di,都是以d为声母。这就是古音了。因为上古时,“者”也是读du的。
所以那些以“者”为偏旁的,比如都、堵、赌、睹,现在仍读du;
另一些则和“猪”一样,改读成zhu,比如诸、褚、渚、槠、煮、著。

南方方言中的词汇往往也很典雅古朴。
◇ 比如面(脸)、目(眼)、食(吃)、饮(喝)、行(走)、曝(晒)、索(绳子)、翼(翅膀)。

有些词汇或说法,简直就跟“出土文物”似的:
◇ 比如 “锅”叫“鼎”,
“一瓶酒”叫“一樽酒”,
“一窝老鼠”叫“一窦老鼠”。
这些古色古香的语言主要出现在闽方言、粤方言和客家方言中。

1) 吴语 (上海话 代表):

◇… 先是从吴国的苏州、无锡和越国的绍兴、诸暨这两个中心往苏南、浙北扩张,后来又跑到浙西、浙南,最后干脆跑到福建,成为闽语的渊源之一。吴语一跑到福建,就安全了,不像在江南时那样老是被别人同化骚扰,所以吴语的原始特征,不保留在吴语里,反倒保留在闽语中。

◇ 上海话标志的“阿拉”,是地地道道的宁波话,而上海人原本是自称“伲”或“我伲”的。

2) 闽语也好玩
… 闽语也往南跑,不过是跳跃式的。比如闽南话,先是“流窜”到潮汕地区,然后沿着粤东海岸往前跳,跨海的跳到台湾,走陆地的一路跳过广东,一跳跳到海南岛去了。如今海南岛一大片地方,说的居然是闽南话,而这两个闽南语方言区之间,竟隔着一大片粤语区和一片客家方言区。

◇ “有”是“乌”,“无”是“馍”,到底是有还是没有?再说也不是所有的南方人都把“没有”叫“馍”,也有叫“猫”的。
◇ 他们也常常分不清 “l ” 和 “n” 这两个声母,an和ang这两个韵母。
蓝 \lan
南 \nan
狼 \lang

闽南话中,不少字都有三种读音,一种是秦汉音,一种是南朝音,一种是唐宋音。这三种读音,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形成的,却又都存在于闽南话当中。
(这就有点像日语,一个当用汉字,好几种读音?)

3) 满州语
好生、外道、敞开、咋呼、巴不得、不碍事、悄默声儿,都是满语。帅、牌儿亮,也是满语。爱新觉罗·瀛生先生《北京土语中的满语》一书中有考证。

4) 湘语 (湖南话)
… 湖南人实在不能算是北方人。
…近百年来,湖南这地面上领袖人物出了不少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胡耀邦、朱镕基。再往前,曾国藩也算得上是举足轻重。
… 湖南话除不好懂外,也不好听,远不像北京话那样神完气足字正腔圆。即便湖南的官话长沙话,比起北京话来,也土得掉渣。

5) 客家话
客家也跑了好几次。客家方言在两宋之际定型以后,又从赣南闽西出发往别处走,弄得南方一百多个县都有客家人,也都有客家方言岛。吴楚分界之处被赣语一刀插进,湘语则被挤到了一个小角落里。

6) 北京话
… 其实是个“联合国”语:
◇ 胡同(小巷)是蒙语,埋汰(\mái tai, 不干净)是满语,尕儿是陕西话,嘎子是上海话。
陕西人管钱叫尕儿,北京人也跟着这么说;
上海人说“戒指”,北京人听起来像是“嘎子”,结果戒指便变成了嘎子。

韩/日语太像闽/粤语

朝鲜自唐高宗派薛仁贵征东, 到清末袁世凯, 一直是中国的属国, 文化受儒家影响, 用汉字千年。汉字占韩语60%-70%, 只是80年代开始用谚文(Hangeul 拼音)书写。

日本从朝鲜学汉文化, 唐玄宗时期大派留学生来中国。

韩语, 日语的名词是用 7CE 唐音, 和后来的普通话 (17CE 清朝满州语汉化的北京方言) 不同, 唐音现在还保存在唐宋时期逃离中原入南方的客/闽/粤方言里。

这种现象也存在英语中, 分日耳曼(Germanic)系 和拉丁(Latin / French)系: eg.

Begin / Commence (Commencer)
Get / Obtain (Obtenir)
Understand / Comprehend (Comprendre)

Beef (Boeuf)
Mutton (Mouton)
Pork (Porc)

闽语, 潮汕方言追根

潮语和闽南语(漳州, 泉州, 莆田) 同根源。最早是上古秦汉语, 唐宋战乱时期, 莆田人大迁移入潮州, 带来”中古汉语” (也保留在韩语, 日语, 越南语)。

潮州有8音 (闽南也是), 普通话简化成4音。粤语比潮/闽 多一音(入声 : 尾音 -p- t- k。韩文每个字的写法看 ‘有无尾声是入声’而变化)。

上古汉语: 先秦/汉

方言 发音 普通话 例子
zhao 逃跑 兔走触枝 《韩非子》
ka1 脚, 足 洗骹
乞食 ki zia 乞丐 (重耳)乞食于市《左传》
go1 公猪 老猪猳 : 老色狼
uan3 天色不早 冉子退朝, 子曰: “何晏也”《论语.子路》
siu5 游泳 习于水, 勇于泅 《列子》
tong1 整日, 全部 伊通日不在内: 他成天不在家
肥腯 tuh8 胖嘟嘟 吾牲牷肥腯 《左传》
詈(骂) li3 / loi3 大声责骂 小人怨汝詈汝 《尚书》
粜/籴 tio3 / diah8 [tiào/dí ] 出售/ 买进 大米, 稻谷,豆类农产品 《韩非子》

上古汉语: 魏晋六朝

方言 发音 普通话 例子
新妇 sim bu 媳妇
大家 da-kay 家婆 闽: 擔家 (擔官: 家翁)
新人 新娘
阿奴 儿子
柴屐 chakia 木拖鞋
左近 附近 只在左近地方
竹篙 tek-go1 竹竿
开年 kui1 ni 年初 开年寒尽, 正月游春 《北周 .庾信》
眠床 min3-ceng1 睡床
衣服光鲜, 鲜丽 宝剑值千金, 被服光且鲜 《曹植》

中古汉语: 唐宋

方言 发音 普通话 例子
交椅 gao-yi 椅子
生理 sen1-li 生意
sng 2 贪耍不成妆 《周邦彥》
壁角边 角落 坐在~哭泣 《乔太守乱点鸳鸯谱》
做生日 庆祝生日
亲情 zian5 亲戚
者(个) zia2 这个 不是~道理
底(个) di 什么, 哪里 潮州底处所, 有罪乃窜流 《韩愈》
tao 㰴: 松绑, 透, 通 出屋外㰴气 (透气)。
笊篱 zao2 loi7 漏勺 安禄山恩宠莫比, 其所赐品目有…银~《唐.段成式》

近代汉语: 元明

方言 发音 普通话 例子
生分 cên1 hung7 陌生 豈不咱们倒觉得生分了《红楼梦》
(烦)恼 huan-lo2 担忧 夜晚不回, 夫妻两个~ 《警世通言》
鏖糟 o1zo1 窝左 脏兮兮 ~垃圾相
无影 无根据 无影之谈《醒事恒言》
上好 最好
使钱 花钱
刁蹬 diao-dung3 刁难 为何这等~人 《李渔》
且未 chia-mui 且慢, 暂且不 门窗且未要关
狼犺 lo5 ho1 物体笨大, 占地方 自家身子又~,不易移动《西游记》

惯用语/谚语

方言 普通话
无切要 无关紧要
扶卵脬 台湾骂新加坡”LP”大陆。拍马屁 。卵脬 (Lam3-Pa1)= 睪丸
磨夜磨日 日夜操劳。磨夜 = 熬夜
目汁流目汁滴 流眼泪。
懒人屎尿㩼 㩼 : zoi7 多。懒惰人干活时老是假装去大小便而偷懒吃”蛇”。
参详 一人主张, 唔如翁姐(ang1zia2) ~ (商量)
人爱长交, 数着短结 交友要长久, 账要及时结。
买卖算分, 相请无论 做买卖一分一厘也要算请楚, 但请客时就不要太计较了。
嘴硬尻仓软 尻仓 : ka1-ceng2 屁股。色历内荏, 形容嘴上讲大话, 心里很害怕。
你翘楚就勿转来食 翘楚: 有本事《诗经》。你有本事就别回来吃

新加坡的潮州话 :

参考:
《潮汕方言: 潮人的精神家园》- 林伦伦 (暨南大学出版 2013)

古人也有普通话

《老梁观世界》古人也有普通话151021 — 雅言

普通话的标准是北京方言, 从1958年开始推行, 还有4亿人”会听不会讲” (单向 ‘One Way’)。

在新加坡建国一代的父母多是’单向’的。

古代的雅言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朝禹的”夏朝”的官话 (official lingua franca)。孔子上课用雅言教学, 而不用他的鲁国(山东)话, 全中国来自春秋各国的3,000个学生才听懂。

老梁讲错了, 唐朝的官话不是长安(西安)方言, 还是用雅言。因为唐朝的李氏皇室是鲜卑血统, 采用中原的官话: 雅言。

雅言留存在南方的闽, 粤,客家话, 韩语。’入声 ‘(-b, -p, -t)是雅言的尾音特征 — 福建话, 韩国话保存至今: eg.入 =:\lì-p (普通话 \rù )

韩国话传自中国唐朝的雅言, 韩语文法根据前字的韵尾音是否’收音’ (即 ‘入音’)而变化 — 韩国人生下来学母语, 不知有此文法。

http://cxbd.thnu.edu.cn/Article/ShowArticle.asp?ArticleID=2059

image